王澤山院士:獻身國防 一輩子只做一件事

2019-10-11 10:47:00 來源: 新華日報 作者: 王拓
王澤山,國防,

圖為王澤山院士在實驗現場

剛剛在北京參加完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典,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學教授王澤山又爭分奪秒地投入到火炸藥相關實驗中。記者問他“為什么不休息休息”,他在電話那頭回答:“現在正是實驗的關鍵期,一刻都不能耽誤。”

已經84歲高齡的王澤山為我國武器裝備和火炸藥產品的更新換代作出了杰出貢獻,曾三次問鼎國家科技大獎,并摘得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今年又被評為“最美奮斗者”。

結緣六十多載,

“以身相許”火炸藥

王澤山與火炸藥研究結緣六十多載,圍繞著這個“靶心”,在世界前沿的重大課題上不斷突破。“國家有難題,我們不能當旁觀者。我做課題原則就是‘客觀需要、國際前沿、有能力解決’。”他說,為祖國奮斗,哪怕用一輩子只做好一件事情也是值得的。

65年前,王澤山進入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學習。當時許多人都選擇了熱門的導彈等專業,但他卻默默堅守著最冷僻的火炸藥專業。火炸藥研究領域狹窄、危險性高,但意義重大。在過去幾百年里,我國火炸藥技術發展緩慢。“國家需要的,就要有人去做!”從此,研究火炸藥,便成了王澤山的終身使命。

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內火炸藥研究和生產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蘇聯援建。隨著蘇聯單方面撕毀合同,撤走全部專家,我國火炸藥技術研究一度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此時,王澤山才剛剛參加工作不久,沒有技術外援、沒有先進的研究平臺,這些并沒有讓他氣餒,反而激發了他的斗志。“跟蹤仿制,永遠被人制約,我們必須走在國際前列。”于是,王澤山從基礎理論體系構建開始做起,潛心搭建我國火炸藥專業領域的“四梁八柱”。

上世紀80年代,為了解決廢棄火炸藥的安全再利用問題,一年中,王澤山有大半時間輾轉于遼寧、內蒙古、青海等地的兵工企事業單位和科研院所試驗場,吃飯常常坐在路邊解決。王澤山常常一邊吃飯一邊思考實驗情況,“風沙拌飯”是常有的事。通過近10年無數次的反復試驗,王澤山帶領團隊解決了廢棄火炸藥再利用中的一個又一個關鍵難題,將廢棄火炸藥開發成民用產品,變成有重要經濟價值的“寶貝疙瘩”。1993年,王澤山憑借這項技術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

親臨一線,

科研上不使“巧勁”

由于火炸藥的易燃易爆性,很多實驗尤其是彈藥性能的驗證必須在人煙稀少的野外進行,這就注定了實驗環境和條件都是艱苦的。盡管如此,王澤山從來不在辦公室里坐等實驗數據和結果,而是親臨一線參加相關實驗。

解決廢棄火炸藥的安全再利用問題后,王澤山很快向另一個國際難題“含能材料的低溫感”發起挑戰。冬天,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阿拉善地區,夾雜著砂石和揚塵的大風吹得人睜不開眼,連記錄實驗場景的攝像機都“罷工”了,而王澤山在實驗場一待就是一整天,晚上還要核對和驗證白天取得的各類實驗數據,反復查找實驗過程有無疏漏之處。

夏天,在青海高原做實驗時,地表溫度高達60攝氏度,汗水浸透了王澤山的衣褲。大家勸他到室內歇一歇,他開玩笑地說,“我天生‘低溫感’,承受得住。” 如今,低溫感材料技術已應用于我國武器裝備,使武器性能擺脫了環境溫度的影響。1996年,時年61歲的王澤山,憑借這項技術摘得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

在王澤山的腦海里,沒有節假日的概念,即使在獲得科技大獎或科研取得階段性成果后,他也從來沒有歇一歇、停一停的念頭,而是把這些作為新的起點,繼續探求不止。榮膺國家科技獎“雙冠王”后,他說:“老一輩科學家對事業依舊有追求,在科學面前態度依舊嚴謹,我才60多歲,怎能停滯不前?”

王澤山在科研過程中異常精細,他經手的實驗數據,不管過多久都能清楚地記得。“我在科研上不愿意使‘巧勁’,不追求短平快的項目,科學要實在,不要浮夸。選定目標不要輕易放棄,遇到問題不要輕易放棄。”王澤山自己這樣做,也時常這樣諄諄教導他的學生們。在退休后“賺回來”的20年時間里,王澤山利用自己獨辟蹊徑創立的裝藥新技術和相應的彈道理論,成功研發出遠程、低過載與模塊裝藥技術,再次榮獲2016年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成為國內科技界罕見的“三冠王”。

永不知倦,

動力源于執著的心

很多人好奇,這么多世界級難題,為什么王澤山可以連續突破?王澤山的秘密是,“我擁有3倍于正常人工作的時間。”

早年和王澤山一起就讀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同學,現在大多已退休,而王澤山69歲考下駕照,開車穿行于北京、山西等地,前往工廠測試、試驗;為了方便工作,他玩轉智能手機,常常用微信、QQ與年輕同事語音視頻。出差途中,他總會拿出隨身攜帶的資料,仔細閱讀、反復演算。他說,一到目的地,就要開始跟人討論,路上這些閑暇時間正是認真思考的好機會。

長時間在外奔波,對一位80多歲的老人來說,談何容易?這份動力源于一顆年輕執著的心。“王老師好像永遠不知疲倦。”他身邊的人都這樣說。只要沒有特殊安排,王澤山會在晚上九點半左右休息,然后凌晨兩三點起來工作。“白天的事情太多,凌晨特別安靜,適合思考問題。”王澤山說。

王澤山始終不忘獻身國防的初心,以“一輩子只做一件事”的執著精神,至今仍堅守在火炸藥這一艱苦、危險領域的第一線。在他看來,自己更是一名“教育科研工作者”。多年來,作為國家重點學科帶頭人,他注重將科研成果反哺人才培養,及時把最新研究成果引入課堂、融入教材、形成專著,已累計出版專著14部,均是我國火炸藥領域的重要著作。他的絕大部分學生扎根在武器裝備研制一線,有的已經成為國防科技領域的帶頭人。

完美、超越,是王澤山不懈的追求。如今,他和他的團隊又瞄準了下一個目標。“獲得國家給予的種種榮譽后,我的精神比過去更富有,心胸更寬闊,感覺更幸福,接下來就是完善我的火炸藥研究,取得新的突破。”王澤山語氣堅定、充滿信心。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西南大學學子宣傳垃圾分類進社區
极速十一选5开奖